艺术家星空

《特朗普: 华裔参政催化剂?》
来源: [周末画刊 909期 A18] 更新日期:2016-05-23
【中美艺术家协会、180艺术中国、艺术家星空网联合转载]
在芝加哥特朗普大厦餐馆Rebar 约见马克(中美艺术家协会副会长苏东波)时,记者很难把面前这位戴着无框眼镜、 面相儒雅的中年华裔男子和“政治暴乱”联系起来。今年月日,马克在人生的第一次政治集会上,亲身经历了美国总统大选史上罕见的暴力冲突。特朗普原计划当天在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举行助选集会,当马克到达集会现场时,体验到的不是美式政治的热情,而是“充满着混乱和敌对的气氛”。

在排队入场时,马克就遇到了多名反对特朗普的抗议者,他们中大部分是伊利诺伊大学学生,不少是少数族裔,在场内外抗议特朗普的种种言行。马克还未入场,就得知出于安全考量,特朗普取消了这次集会。现场气氛随着集会被取消而完全失控,余名芝加哥警察根本无法阻挡上万特朗普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互相谩骂推搡。这次集会以多人受伤、 四人因为干扰警方执法被逮捕的结果狼狈收场。
早在年, 马克就拜读了特朗普的畅销励志书《特朗普成功创业》,并把这本书翻译成中文。今年年初,马克积极参与了芝加哥华人马静仪竞选伊利诺伊州议员的活动。怀着萌发的政治热情和对偶像的崇拜,马克早早就准备好参加特朗普在芝加哥的助选活动,扫兴而归令他有些愤懑。
特朗普集会的失败给马克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印象。马静仪竞选议员,让马克看到了选举政治中政客为民谋利的健康一面;但特朗普集会上的骚乱让马克看到了选举政治中更为阴暗的互相攻击。马克意识到,美国政治生活中的种族鸿沟, 特朗普
的支持者几乎是清一色白人,反对者以西班牙裔和黑人居多。
除了几个亚裔面孔的学生,马克在集会上几乎没有看到华人的身影。马克随后又去参加了威斯康星州的特朗普集会,则是一个华人也没有。马克从而对华人参与政治的动力表示担忧。
华人政治嗅觉“升温”
身为少数族裔,华人在美国一直有着成绩好、守法模范公民的刻板印象。但同时,华人也是出名的政治冷淡。“种族牌” 是本次大选的核心议题,墨西哥裔的非法移民和黑人的司法改革都是重中之重, 但华裔却没有自己的政治议题,政治参与度上
也全面落后。据年大选后的调查,只有/的华裔美国人加入了政党,参政比是亚裔中最低。但过去几年间,美国种族关系高度紧张,华人似乎也迎来了通过社会话题参与政治过程的契机。近期最高调的一次发声,便是声援华裔警察梁彼得的运动。
近年警察误杀黑人平民的案件频发,如弗格森的Michael Brown案、纽约的Eric Garner 案和近期的梁彼得误杀Akai Gurley 案,由此也催生了越演越烈的“Black Lives Matter”运动 黑人命也是命,简称BLM。该运动希望推进司法改革,让警方不要针对黑人社区暴力执法,并将涉事警察绳之于法。
这些案件中白人警察均未被起诉,而今年月,华人警察梁彼得在纽约受审,误杀和渎职两项罪名成立。判决引起了华人社区的高度不满,认为梁彼得因其华人身份,被纽约警察局作为缓解与黑人社区矛盾的牺牲品和替罪羊,体现了美国社会对少数族裔的双重标准。在纽约、芝加哥、旧金山等华人众多的大城市,上万华人在判决后一个星期内纷纷举行“挺梁”游行,抗议判决结果。由于BLM的高曝光率,这次游行也获得了美国主流媒体的一些关注,可谓是华人维权的成功案例。
集会组织者王湉便是通过支持“挺梁”游行以及投身早前的华人维权活动,发现了自己的政治热情,开始参与选举政治。王湉还组织了年华人抗议Jimmy Kimmel“杀死所有中国人”言论的游行和年加州华人反对SCA法案活动。在参与为华人出声的活动中,王湉结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而这些朋友中不少在本次大选中支持特朗普。
华人政治元年?
特朗普之所以能激起爱憎分明的政治狂热,与他的政见中的种族因素不无关系, 其招牌政策就是对非法移民的强硬态度。他承诺将把余万非法移民驱逐出境,并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千里长城”。这激怒了包括合法移民在内的不少墨西哥裔,但也让自己深受本土意识强烈的部分白人选民的喜爱。
特朗普完全无视“政治正确”的教条,对BLM也毫不手软。BLM多次在各个候选人集会上打断演讲或者制造矛盾。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桑德斯尽量不对BLM表态,以减少冲突。与他们不同,特朗普不仅在集会被打断时主动批评BLM不尊重言论自由,还鼓励他的支持者亲自阻挠BLM抗议者,而不是坐等警方出面。特朗普的态度让他成为BLM的首要攻击对象,在马克亲历的芝加哥混乱中,就有BLM的参与。但对于因梁彼得一案被卷入BLM运动中的华裔而言,特朗普的姿态明显更为讨好。
王湉认为在华人权益问题上,特朗普的共和党比民主党更能帮助华人。民主党过于依赖西班牙裔、黑人和穷人的选票,所以民主党的政策对中产阶级华人并无利。举例来说,年民主党主导通过的SCA法案中,要求公立大学在录取时考虑种族因素,不得使录取率过于偏离平均水准,这样一来,原先入学比例低于平均水平的西班牙裔就占了便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华裔则成了零和游戏的牺牲品。
年将是王湉和“北美特朗普助选总团”中不少人第一次在选举中投票。对于维权和参政之间的联系,王湉表示:“以维权为手段,唤醒华裔参政,为华裔立法,才能真正杜绝社会对华裔的不公。”共和党和特朗普代表着相信美国梦的中产阶级纳税人,不少纳税人“受不了自己的纳税送给非法移民”,华裔中产也是其中之一,特朗普对抵制非法移民和打破政治正确的坚定态度,让他获得很多原本可能属于民主党的选票。
但也有一些关注大选的华人对特朗普的言行表担忧。哈佛大学经济系毕业的亚当·楚说他从小就看特朗普的真人秀《飞黄腾达》,视特朗普为偶像。他认为特朗普激起了美国社会中的排外主义力量,包括对华的贸易保护主义,这种情绪在今后会让华人更难融入美国社会。就算特朗普成为总统后表现不错,他的一些言论已经加强了美国各个族群之间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很难愈合,因此他更倾向于投希拉里一票。
华人票:未来的政治筹码
“凝聚华人力量”重要组织者吴一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梁彼得案”是华人参与政治很好的起点,在大选年可以“激起华人的投票意愿”,比起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这种投票意愿本身更为重要。这次大选,民主党和共和党有走向极左和极右的趋势,在这种大环境中,“华人不应该成为起哄者,要明确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出发点是华人的根本利益”。假如华人成为某个政党的铁票仓,华人的声音将淹没于泱泱党群。如果华人维权组织“鼓励登记合法选民,专注提高华人投票率,并且在政
治觉醒过程中做到不站党、 不站派”,那么两党才会将华人的摇摆选票看做“少数关键选票”之一。
特朗普绝不是个能够凝聚人心的候选人,但他却可以激起人们的政治热情。在其推动下,共和党初选投票数创历史新高,他本人的得票数也创了共和党初选个人新高。月大选时,特朗普必将激起空前的举国政治热情。
特朗普种族色彩强烈的政见会把一些敏感的种族话题推成大选焦点。但这是华人从零开始接触政治的绝好时机,也将会让华人更团结地凝聚于跟所有华人利益有关的议题上。无论届时华人是否支持特朗普,年大选都将是华人政治启蒙的重要时刻。